• 扫描二维码关注协会

    公告:

    行业自律

    安防工程商呼吁:谁来监督安防工程的恶意竞争

    2010-06-16 22:14:02 来源:行业自律 点击: 5521

    安防工程商呼吁:谁来监督安防工程的恶意竞争

    发布时间:  2007-7-31 9:06:50

    几个月前,深圳市水贝工业区的一家工厂老板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花费了8万多元购买并安装的一套监控设备刚用时间不长就不能使用了,当他按照施工方留下的电话打过去想要求对方来维修的时候,这个电话显示的却是已经停机。这家工厂的老板没有办法,通过朋友找到了九鼎企业集团(深圳)有限公司请求帮助。该公司的安防工程师来到这家工厂发现:这套监控设备所有的电线电缆都被违规地安装在了墙外,以致被老鼠啃咬后造成监控系统瘫痪。这家工厂老板又在花费了几千元钱后,对裸露在外的电线电缆重新更换并入墙后,这套监控设备才重新开始了运转。

          外行决定内行,生动地体现在了现代安防工程商身上:一些大型的安防工程完工后,会有专门的验收专业人员来为它作出鉴定,使得那些辛苦了多日的安防工程商们的心血得到了承认,也使得他们的努力获得了甲方的认可。可是也有不少的安防工程竣工后,负责验收的客户往往是外行,他们验收的标准就是能够使用。然而在现实中,这不仅对于客户是损害,也使该项工程存在着种种隐患,也许产品的低劣以及安防工程的不合格使该项工程根本就不能长久使用。同时这对于行业内的多数安防工程商也是损害,一旦出现质量问题造成安防设备不能使用,就会使客户认为安防工程根本就不够实用,另一方面,安防工程商之间的无序竞争也使得整个行业陷入无序和恶意的竞争中。

          这种种现象让有识之士不由感叹:安防工程到了必须用严厉手段来规范行业市场的时候了,所有安防工程的验收也必须要由专业人士来验收,再也不能给那些不良的安防工程商以机会了。

          在安防工程市场中,业内人士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这个市场拥有巨大需求。但实际上,深圳市水贝工业区这位老板的尴尬在安防工程中并不是个例。让整个安防行业的安防工程商尴尬的是,我国现有安防工程项目在后期不能运行正常,或者不能达到预期效果以致造成设备闲置的,占到了整个行业的60%以上。根据GEG推测,按我国现有的城镇居民家庭1亿户计算,安防市场每年的规模将达到600多亿元人民币。以此推算,我国安防行业中售出的产品中实际上会有360亿元的设备在闲置,显然这笔浪费是巨大的。由于这部分设备不能正常投入使用而由此带来的间接损失则更是无法计算。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极不正常的现象呢?工程商们最多的一个说法是,这是因为安防工程之间的无序竞争和恶意竞争引发和造成的。据有关机构和学者提供的数据,假冒伪劣产品和不合格安防工程占据着一定的市场空间。

          记者调查获悉,目前深圳安防市场大约有大大小小的安防工程施工公司(包括施工队)1000多家,全国则有将近1万家。在这些大小不一的公司(包括施工队),可谓是良莠不齐;他们所从事的安防工程标的,有时候一项大型安防工程可以达到数千万元;而有的小的安防工程则只有几十元钱。仅仅从工程额的不等上我们就不难看出不同的工程商之间的差异有多大;其人员组成也是不同的,有的只有一个工头带着几个临时招聘来的民工,有的则个个都是具有资深资格的工程师。

          面对这个发展不一、参差不齐的市场环境,使得大多数正规的安防工程商悲叹:必须要有一个安防行业的行业标准了、必须要规范安防市场和打击安防市场中的非正常竞争了。

          一、行业和企业的关系,哪个为主?哪个为辅?

          深圳市艾立克电子有限公司国内业务部经理周启理:

          随着社会不断进步,法律制度不断完善,经济总量持续增长,人们对安全健康方面的消费增长迅猛,这种需求的增长会刺激安防产业快速发展,因此我国的安防产业很有可能成长为快速发展的一个朝阳产业。

          现在的安防行业就面临着这样的一个转折点。很多人说,安防产业是一个朝阳产业,因为业界的普遍看法是,目前我国安防产业的发展非常迅速,每年呈现出高达20%的高速增长态势。但是也有人持悲观态度,认为现在的安防行业销售量虽然很大,但是利润率很低,甚至不能向企业提供继续发展的支持,长久下去必然会走向集体衰败。

          就艾立克公司来说,近年来为了树立品牌形象,在全国各地都建立起了分公司或者办事处,由于公司的产品都是自己研发的,加上对客户就近和及时的售后服务,这在很大程度上使得我们公司越来越具有影响力,吸引了不少客户主动来我们公司洽谈业务。

          但是,也有很多时候,会有不少的小公司或者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公司的个体人员与我公司争抢一些项目和安防工程,他们的主要手段就是低价格。很显然,低价格的结果必然就是低质量的产品和低质量的(或者没有)售后服务。但是因为不少客户是外行,他自然认为同样能够使用的产品和工程当然要选择低价格的了。有时遇到这样情况,我公司在与客户一遍遍沟通后,个别时候也会不得不主动降价,压下一部分利润空间、以参与竞争并求得项目中标。有的时候,这些小公司或者个体人员则纯粹属于恶意竞争了,他们明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或者没有能力做成某个项目或者工程,但是他们在竞标时故意将价格拉得极低,以至于到了没有丝毫利润的地步,使得作为他们竞争对手的竞标单位只能白干一场而得不到分文。

          不仅仅是捣乱,这些小公司或者个体户因为经常使用低质产品,造成安防设备在使用中经常出现事故;此外,加上他们时常居无定所、经常性地消失后找不到人,售后服务跟不上,从而让客户对整个安防行业也失去了信心。但是直到目前,还没有十分有效的办法来制裁和打击这样的不正当现象。

          因此,为了让安防行业和安防工程商能得到快速和健康的发展,是到了该严格规范市场的时候了。如果能有一部详尽而全面的相关法规,就能规范市场、制裁那些依靠不正当手段去竞争的小公司和散兵游勇了。这样,整个安防行业和安防工程商都能有法可依,都能够在一个共同的游戏规则里求得生存和发展。

          二、一些有缺陷的安防工程为什么能获得验收?

          九鼎企业集团(深圳)有限公司工程师周新星:

          在不少的安防工程、特别是中小型以及个人、私营单位、民营企业等单位的安防工程施工前后,不一样的施工人员,不一样的安防工程,但是在同一个工程验收人眼里却是相同的,即都是能够使用的。这已经成为了目前很多安防工程验收时候的一个通病。其原因就是不少验收人是外行,不懂得构成安防工程的设备质量的差别以及所有环节和程序的不同。

          以我们公司为例,对所有工程都要求规范,签订各种合同,在每一项安防工程后都推行金牌售后服务,对于公司产品出现的任何问题都要求工程维修人员在24小时内到位进行维修等服务,即使是出现了主机损坏,按照公司规定,要先用我公司的备用主机换上,让客户暂时使用,直到损坏的主机修好。

          而很多小公司以及那些一个人带着几个民工组成的施工队,他们丝毫不在乎什么形象以及长远发展。因为获得的工程量少,因此能够在一项工程上多挣些钱的时候,就尽量使用低质量的产品,并在施工中偷工减料;还有就是在施工后极少做售后服务,一个原因是其人少,做售后服务的成本太高,二是因为他们本身也没有解决售后服务问题的技术能力。因此,遇到售后服务问题或者接到工程投诉时,他们要么来个一走了之,解散公司后躲藏起来,让客户找不到自己以拒绝承担责任;要么就是推卸责任,例如,我就曾遇到过一个类似问题:客户向一个小公司投诉说他们安装的摄像头没用多久就不能使用。这家公司却说,设备不能使用的原因是客户使用不当造成了设备损坏。实际上,这个问题只是一个小线头因为使用时间长造成松动影响的,只需要拧紧这个小线头就可以重新使用了。

          这些问题就直接涉及到了工程验收的问题。在大多时候,客户是不懂得安防设备的质量好坏以及安防工程的合格与否的。一般情况下,是安防工程商做好了安防工程的时候,客户或者客户指定的验收人员开动设备,一看可以运转就认为可以了,根本就不考虑设备的好坏以及这套设备能够使用多长时间。也因此,他们认为,同样的工程,我当然要选用报价低的工程商了,这也就为一些低质量产品的投入使用以及不合格工程的投入使用大开绿灯。但事实是,价格不同工程也是不同的,如有的摄像头之所以价格不同,有高有低,就是因为有的是使用高档次的芯片、有的是使用低档次的芯片,价格不同的后果是得到的图像效果也不同,在一些银行就发生过因为采集到的图像清晰度不高,而看不清犯罪嫌疑人的确切面目的现象。客户在遇到这类纠纷的时候,发泄不满的第一个对象是整个安防行业,认为安防行业都是徒有虚名,久而久之,就在社会上形成了对这个行业的不信任,从而造成了整个行业的信誉危机。

          与之相反的是,那些想要做大做强的安防工程商们却表现得很无奈,他们要保证一项工程的质量,靠的只能是自己的责任心和道德上的自觉。经他们之手的工程,他们可以保证该项工程在最大程度上的完美。但是在遇到竞争的时候,他们就没有规则可以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以及打击不法安防工程商的利欲熏心的做法了。

          三、在没有游戏规则的时候,安防工程商怎么样谋求更大发展?安防工程商又该如何加强行业自律?

          深圳市柯尼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立江:

          我们公司在做安防产品的同时,也承接一些安防工程以及对客户做一些技术支持。在承接到的安防工程竣工验收时,作为验收人的很多客户,他们的标准就是工程能够正常使用、符合他们提出的要求。但是在一些大型的安防工程验收时会比较标准,会有国家指定的验收机构来作出鉴定。可是在更多时候,如承接非大型工程和政府投资项目时候,这些客户是基本没有什么安防专业知识,有的甚至丝毫不懂什么是安防。

          那么,安防工程商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才能够赚取合理的利润、并使自身发展壮大呢?现实中,一些规模很小、或者没有规模的安防生产单位、安防销售商和安防工程商等,如有的安防工程施工队,就是依靠几个人拿着几把螺丝刀跑到市场上去承接工程,他们的承接安防工程范围从小至安装一个摄像头、大到与正规安防工程商争抢那些自身完全没有能力安装的大型安防工程,并在施工的过程中使用一些低质量、无证无牌或者不合格的产品,以增加自己的市场份额。加上他们大多数没有售后服务,以及在他们中长期存在的偷税漏税现象,他们中的一些人因此在安防工程中获得的纯利润高达40%左右。而对于正规的安防工程商来说,承接某项工程的纯利润也就是在10%左右。这是因为正规的工程商在运作时候的各项成本都很大,如选用优质的产品、场地的租赁、对各种产品的检测技术的配套设备、长久的售后服务,各种税费的缴纳以及人工开支等。

          然而,任何事情都需要一分为二的看待,那种游击队式的安防工程队,其先天的嗜利性和捞一笔就走的短浅眼光也注定了他们生存的短暂性。因为我国现在的安防市场还比较混乱,这就使得他们具有了一定的生存环境、并得以继续存在着。但是当竞争激烈或者安防工程商市场得到规范时候,他们必将会退出安防市场。

          因此,对于安防工程市场中有长远目光的行业内人士来说,目前还是应该加强自律,依靠自己的产品、服务、品牌形象等软硬件功夫,扩大自身的市场份额,谋求长期发展。对整个行业来说,则应该加强对行业自律和守法的自觉性、以及违法必究的强制性,惩罚那些不守法者,鼓励优者更优、强者更强,同时也让那些不遵纪守法者被强制淘汰出市场,以维护客户和行业的利益。

        四、记者手记:坑蒙拐骗不是竞争的手段

        在安防工程行业,一些工程商经常说,十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这就是指安防工程的一次性作业特点,即一个单位或者个人在安装了某项安防工程后,它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就不再需要同类的服务。因此,有一些游击队性质的安防工程商为了赚取最大利润,往往在工程中采用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等方式来维持自身运营和赚取巨额的暴利。

        当记者在写安防工程商这一个专题时候,曾经找到了不少自称当然承接安防工程的单位和个人,可是当记者表示要去他们那里的办公地点看看的时候,他们无一例外的拒绝了;当我退而求其次的声称要找他们单位的工程师咨询某个问题时候,他们也含糊其辞的回答,没有工程师,只有技术员;当我再问他们的工程队有多少人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些人答复倒也很诚实:我们有工程的时候就雇几个民工,平时没有什么工程队。

        马克思说过:当利润达到10%的时候,资本家将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他们将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他们敢于冒绞刑的危险。因此,在安防工程这个暴利行业面前,作为消费者的我们不能指望依靠部分安防工程商的良心发现来保障自己的利益,传统的道德观念已不足以约束所有人的行为,此时,我们应该尽量的睁大眼睛,识破我们周围的骗局以及伪劣产品对我们的危害。

        自然,我们每个人的自身能力是有限度的。此时,当我们遇到类似的看不清时候,我们应该多看多比较多发现。此外,对于我们最重要的就是国家法律的支持,这不仅是记者采访时候一些正规安防生产厂家以及工程商的心声,也应该是我们顾客维护自身权利的需求了。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个市场至今还有很多让人不满意的地方。如何加大行业内的自觉作用?如何加大政府的监控力度?这正是记者在本文中所要表达的。


    友情链接